南玺

巫婆的小茶园子:

山行

朋友相邀去看枫叶,是件美事。
坐着车子进山,风从高的树尖上吹过,树枝摇晃处,树叶纷纷的飘下来。
黄的,绿的,红的。
仿佛一些五颜六色的鸟,扑落落的,飞舞在车子的四周,很是好看。
待下了车,一行人,三五成群,循山路车辙而上。
山,是座僻静的山,窸窣声中,感觉就只有我们。
沿路的枫叶并不多,只是在不经意的曲折迂回间,冒出一株两株。
好像是小孩子的故意躲藏,要我们不停的大声说:哦,你在这里。
这样一路寻去,也寻出了软枣子和山里红,大家都开心的吃了个饱。
及至走到尽头,斜穿过一条掩映小道,抬头, 仰望,是阳光下犹如星空的璀璨。
原来,最美的枫叶,真的在这里。
在高的天空之上。红的并非红,黄的并非黄, 绿的并非绿。
一树树,深深浅浅,浓浓淡淡。
每一片,都闪着各自绚烂的色彩,然后伸展, 连接,交错,重叠。
独一无二,又相衬相映,渲染成天空下的另一片斑斓。
所以,看枫叶,其实也并非只是看枫叶。
一路山行,它可能也是让我们相信,最美的,总会出现。
而前面的所有,都是铺垫,都可以是铺垫。 但,需要等待。

2017.10.7         帽盔山.10.3

A文韬:

春来堤柳新

清代高鼎《村居》

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
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